分类 万达平台 下的文章

  客户端北京11月9日电(记者 张曦)“什么鬼魅传说,什么魑魅魍魉妖魔,只有那鹭鹰在幽幽的高歌……”

  近来,一段小视频在网上火了,视频里斗鱼当红主播寅子和两位男子在一家饭馆里高歌,周围人均拿起手机拍摄。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随后,不同版本迅速流出,每条都获得超高点赞,有的甚至突破了百万。

  有人说太久没听到这样无关情爱的歌曲,

  有人说这是新一代的摇滚乐,

  当然也有不少人认为洗脑、土味十足。

  同时,更多人开始纷纷发问:

这首歌是什么?

这两人是谁?

  这首歌叫《沙漠骆驼》,由组合“展展与罗罗”演唱。

  展展是施展,罗罗是罗中凯。

  近日,他们在北京接受小新独家专访,这也是“展展与罗罗”第一次与媒体对话。

“展展与罗罗”在接受小新采访时,正在拍他们的第一套写真 受访者供图“展展与罗罗”在接受小新采访时,正在拍他们的第一套写真 受访者供图

  去年年底,施展和罗中凯去天津参加朋友聚会,期间有人提议唱歌助兴,于是两人就和好友寅子一起高歌了原创歌曲《沙漠骆驼》。

  “不知道谁拍的,我看到视频很吃惊。”平时不玩抖音的罗中凯对这样的走红很意外。

  施展也一样,“我们去的时候也没想过会唱这首歌,都是临时起意”。

  其实,《沙漠骆驼》并不是一首新歌,从最早的创意到成品,经历了十多年。

  这一切还要从头说起。

左为罗中凯,右为施展。 受访者供图左为罗中凯,右为施展。 受访者供图

  施展和罗中凯都出生于1987年,施展来自河南,罗中凯来自山东。

  施展7岁时开始打乒乓球,9岁进入当地体校,因为身体不好训练时常常晕倒,12岁那年他放弃了体育道路。

  也就是在那一年,他开始喜欢上了摇滚乐,并疯狂地迷恋上了吉他。

  15岁那年,施展有了自己的第一支乐队,开始创作歌曲。

  也就是在那段时间,他认识了恩师许天胜。

  许天胜给他布置了一个“命题作文”——用一段和声小调编出好的旋律。

  这段旋律后来就是《沙漠骆驼》的前奏的一部分。

很多人最初分不清施展(左)和罗中凯,施展在微博自嘲“我最丑”。图片来源:微博截图很多人最初分不清施展(左)和罗中凯,施展在微博自嘲“我最丑”。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相比施展的开朗,罗中凯腼腆不少。

  他从小最喜欢的事情是听各种音乐磁带,他很清楚自己的梦想——当一名歌手。

  从小学到中学,罗中凯都是班上的文艺委员。父母也很支持他,专门送他去学美声。

  然而就在临近高考前,罗中凯意外路过琴房时,听到师哥正在里面唱流行歌曲。

  那一瞬间,他做了个父母并不太能接受的决定,改去学流行声乐。

两人考上了同一所学校。 图片来源: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即北京现代音乐学院) 官网截图两人考上了同一所学校。 图片来源:北京现代音乐研修学院(即北京现代音乐学院) 官网截图

  2007年,罗中凯顺利考入了北京现代音乐学院流行演唱系。

  彼时,施展已经是爵士系的学生,但在学校里两人互不认识。

  毕业后的施展去琴行打工,从最底层的搬运器材开始做起,后来则开始进行他最喜欢的吉他教学。

  2012年,施展和朋友合伙开了第一家培训学校,次年又开了第二家。

  2014年底,毕业后住过地下室、做过促销员、当过兼职声乐老师的罗中凯来到施展的培训学校面试,希望担任声乐老师。

至今网上还能找到施展教学的视频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至今网上还能找到施展教学的视频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很快,罗中凯的声乐教学得到了一致认可。

  但好景不长,因为市场、运营等问题,2015年底,这两家培训学校不得不转让出去,同时施展也负债累累。

  于是,施展与罗中凯干脆单独成立工作室,酷爱摇滚的两人,一边写歌,一边教吉他和声乐,根本没想过成立组合这件事。

  直到两人把《沙漠骆驼》写完计划拿去发表,才发现需要以组合的形式呈现。

  2016年10月1日,展展与罗罗这个组合正式成立。

  但是,发表方却认为这个名字太像昵称,不像乐队。

  施展和罗中凯只好照着国外乐队的风格,给自己起了个洋气的组合名——Rabbit Bros(兔子兄弟)。

  不过两人并不太喜欢这个名字,又去请教业内人士,被告知“展展与罗罗挺好的,没问题”,两人又迅速改了回来。

展展与罗罗 受访者供图展展与罗罗 受访者供图

  《沙漠骆驼》火了后,各种点评、争议纷杳而至。

  乐评人耳帝在微博写道:“《白龙马》+ 刀郎 + 金志文=《沙漠骆驼》”有人在后面调侃,怎么不提二人转呢?

  对这些评论,施展和罗中凯都觉得不太贴切,在他们看来,音乐和审美一样,千人千面。

  施展认为,《沙漠骆驼》不是单纯的民谣或者摇滚,“这首歌在某些地方是独一无二的,比如西域风格的前奏加上摇滚的律动,这就是让我觉得比较舒服的旋律”。

  但他也知道,这首歌曲的确在创作上存在一定缺陷。

  比如硬件,两人只有一台旧电脑、一个1000多块钱的声卡和一支200多块的麦克风。录音软件不仅是老的版本,两人还用得不熟练,所以后期连音准都没修,堪称素颜。

  但是,两人又并不固执。在罗中凯看来,如果大家都说土或者有其他意见,未来组合在创作时会有所更改,“毕竟也不能说什么都不听,就闷头做音乐”。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旋律之外,《沙漠骆驼》的歌词倒是得到一致地认可。

  创作之初,两人定下的基调就是要励志。

  推翻重来,再推翻再重来,是这首歌词创作的基本状态。

  有时两人写了一大段后,觉得可能会不被唱片公司认可,又大段地删掉重写。

  有时因为一个字的用法,罗中凯会纠结上好几天。

  整整四个月,这首歌才终于诞生。

  “前方迷途太多,坚持才能洒脱,走出黑暗就能逍遥又快活……”罗中凯认为,歌词里都是自己想对生活,对音乐说的话。

《沙漠骆驼》的歌词获得了网友的好评 图片来源:QQ音乐截图《沙漠骆驼》的歌词获得了网友的好评 图片来源:QQ音乐截图

  不得不承认,展展与罗罗这个组合的名字,远远不及《沙漠骆驼》红得快。

  在抖音音乐排行榜上,这首歌时不时占据榜首。

  网红主播唱、路人唱,就连中学老师在课堂上也放声高歌。

  不玩抖音的罗中凯,对这些并不了解,反而施展几乎看了所有的民间版本。

  他只对其中的一个版本最为满意。

  相比一些歌手不愿别人唱自己的歌曲走红,

  展展与罗罗在这方面的态度是——随便唱,好的音乐就是需要分享。

  因此,他们会空降粉丝群,直接公开吉他谱,省的大家去网上扒,施展还不忘老师本色,反复叮嘱大家要勤加练习。

《沙漠骆驼》登上抖音音乐热搜榜首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沙漠骆驼》登上抖音音乐热搜榜首 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走红后,施展和罗中凯的生活没有太大变化,除了朋友、学生的祝福,两人的生活依旧是写歌,做音乐。

  在两人的作品里,不论作曲、作词还是编曲,用的都是“展展与罗罗”的组合名。

  同样的音乐态度,没有分工,不分彼此。施展和罗中凯互相许下了承诺,未来不管谁在创作上付出更多,都不会单独署名。

  “我们永远在一起,就像一个人一样。”(完)

  新华社大马士革11月8日电(记者汪健 郑一晗)据叙利亚国家电视台8日报道,叙政府军当天解救了19名今年7月在叙南部苏韦达省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绑架的人质。

  报道说,叙利亚政府军当天在叙中部霍姆斯省巴尔米拉市东北的赫迈迈地区与“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进行激烈战斗,打死打伤部分武装分子,解救了19名被绑架人质。

  电视画面显示,叙政府军士兵在一片沙漠地区向被解救人质分发了食品和水。

  今年7月25日,“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在叙南部苏韦达省多地发动恐怖袭击,造成至少215人死亡,多人被绑架,绝大部分人质为妇女和儿童。迄今已有数名人质遭到杀害。

  叙利亚消息人士10月20日表示,“伊斯兰国”当天释放了6名该组织在苏韦达省绑架的人质,包括2名妇女和4名儿童。这是7月苏韦达省绑架事件后首批获释人质。

  中新社北京11月9日电 (王庆凯)中国商务部外资司司长唐文弘9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中国通过出台系列政策措施,营商环境得到不断改善,在外资领域有突出表现。

资料图:商务部。记者 金硕 摄

  唐文弘表示,今年前9月,中国新设外商投资企业45922家,同比增长95.1%。实际吸收外资979.6亿美元,同比增长6.4%。在今年上半年全球FDI(外商直接投资)下降41%的背景下,中国吸收外资呈现出稳中向好的态势。

  世界银行近期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也证明了这一良好态势。报告显示,今年中国营商环境排名由第78位提升至第46位。“客观反映了我国营商环境改善的成绩。”唐文弘说。

  在吹风会上,唐文弘进一步介绍了商务部在优化营商环境方面的重点工作。他表示,2017年以来,商务部推动出台了一系列促进外资增长、优化营商环境的政策文件,从投资自由、投资保护等方面提出了65项政策举措。

  此外,中国持续放宽外资准入限制,目前限制性措施已减少至48条,自由化水平大幅提升。同时,还在全面深入落实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提升便利化水平,加大外商投资合法权益的保护力度,扎实推进自贸试验区建设。

  当前中国已经出台了多项优化营商环境的政策措施,对于商务部下一步如何抓好这些已出台政策的落实。唐文弘表示,商务部将与相关部门一道,明确分工,明确时限,提高政策的落地效应。

  第一,2019年3月底前,全面清理取消在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以外领域针对外资设置的准入限制。

  第二,2019年3月底前,对外资企业的政府采购、资金补助、资质许可等方面是否享有公平待遇进行专项督查。

  第三,督促各地区2018年底前在省级层面建立健全外商投资企业投诉处理机制。

  第四,2019年年底前,要完成与现行开放政策不符的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的清理工作。

  第五,加快推动统一内外资法律法规,加快出台外资基础性法律。

  第六,2019年3月底前完成《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和《中西部地区外商投资优势产业目录》的修订工作,扩大鼓励外商投资范围。

  第七,涉及贸易方面,要尽快完成进口许可管理货物目录的调整,减去已无必要监管的产品。(完)